快捷搜索:

给人一种如同山岳般的压迫感若是常人走近这里

 此时,兽神池中的神水还没有干竭,所以,九人还没有醒来,只有祭祀老者与风浩站在池边谈笑。
 
    “少年人,你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见的风浩那欲言又止的神情,祭祀老者眼眸内闪过一抹智慧的光芒,很是和气的开口问道。
 
    他此时几乎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少年,就是传言中风家的那个绝世天才了!
 
    三种极致天赋,两种极致之力,这样的体质,只那一家!
 
    “实不相瞒,我有一事相求。”
 
    见的祭祀老者满脸善意,风浩犹豫了少许,满是苦笑的说道。
 
    “哦。”
 
    祭祀老者眼眸微微眯起,带着微笑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帝城风家的风浩吧?”
 
    “嗯。”
 
    风浩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苦笑着道,“只是,却已经不是帝城家族了...”
 
    “总有一天会是的...”
 
    祭祀老者淡淡的说着,略微一笑,眼眸内闪过一抹奇光,开口问道,“那你的意思,是想要借兵?”
 
    “借兵?”
 
    风浩眼眸一亮,心中有些心动。
 
    蛮族的强横毋庸置疑,绝对不会下于帝城四家,若不是数量上差距,蛮族绝对会成为天武大6上的霸主!
 
    所以,若是蛮族肯借兵,那绝对能够镇压光明联盟!
 
    但是,镇压之后呢?
 
    蛮族与人族,世代相对,若是借助蛮族之力,虽然可以湮灭现在的光明联盟,但是鸿蒙界内肯定还会继续派下人来,而且会更加的强大,他们更还可以以此为借口,纠集所有人族势力攻克风家!
 
    这绝对有可能!
 
    毕竟,蛮族怎么说也是异种族,这很容易就引起全人族的怒火!
 
    到时候,绝对就会一不可收拾,除非,风家入驻蛮族,不然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
 
    一想到这点上面,风浩心中的热火便是降下去许多,眼眸内闪过一抹黯然。
 
    “我能不能借用一次通道?”
 
    左右思索了许久,风浩轻叹一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通道?”
 
    祭祀老者一愣,旋即便是明白了过来,“你要去鸿蒙界?”
 
    “嗯。”
 
    风浩点了点头,眼眸内闪过一抹杀气,铿锵的道,“只有前去鸿蒙,才有可能彻底摧毁光明联盟!”
 
    光明联盟的举动,无疑是触犯到了他的逆鳞!
 
    “也的确!”
 
    祭祀老者微微一愣,旋即也是想到了两族的现状,便是点了点头。
 
    光明联盟能拿出一柄帝兵下到天武大6,那更是说明,光明联盟在鸿蒙界,也有着不低的地位!
 
    帝兵,这可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铸造帝兵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几乎每一个大势力都是用无数先贤的精血才能铸造成功,而真正由大帝铸造的帝兵,更是少之又少,有很多古之大帝根本没有留下帝兵!
 
    “我已经准备好开启通道所需要的物品了,不知道祭祀大人能不能够允许?”
 
    风浩满怀希冀的看着他。
 
    “当然可以!”
 
    祭祀老者只是略微的犹豫了少许,便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当然,如果换做之前,他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而现在,是不答应也得答应!
 
    多少年了,因为开启通道的代价太大,蛮族已经有近千年没有开启通道了,而现在,通道却是要为一个人族少年开启。
 
    “多谢祭祀!”
 
    风浩大喜过望,连忙道谢。
 
    他没有想到,这祭祀会如此的好说话,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小黑龙的缘故?”
 
    他想到之前这两个家伙都是跑出来过,顿时心中便是有些恍然。
 
    虚龙,怎么说也是蛮族的圣兽,地位更是在五大尊族之上,借个通道而已,应该问题不大。
 
    于是,两人便是越谈越融洽,在九名蛮族醒来之时,便是见到那高高在上的祭祀正与那人族少年相谈甚欢,顿时,他们面面相觑,都是有些愣然,不明白这究竟是生了什么事情。
 
    “难怪会要一年才开启一次。”
 
    看着那从兽神雕塑渗出的神水,风浩心中明了。
 
    而后,八名蛮族都是拜谢兽神之后各自满心欢喜的离去,而风浩则与亚诺一同回到了金刚一族之内,住了一天,便是带着轮回往兽神城走去。
 
    【更新时间,每天十八点一更,零点三更,爆的时候,在零点一次性爆!】
 
 
------------
 
第806章 死地
 
    第8o6章死地
 
    “嗷呜!...”
 
    这是一方鬼哭狼嗥之地,整片天地一片昏沉,黑压压的云层接近地面,给人一种如同山岳般的压迫感,若是常人走近这里,绝对会被这无形的压力给辗碎。{ <[八?一小?说网 ]>?.]8?1〉
 
    乌黑的如同墨汁一般的云雾,在这片区域之中的一座大岳之上徐徐升起,四处蠕动,如若是一头头恶魔一般,疯狂的腐蚀着周围的一切,让的这座大岳,没有半点生机,草木皆无,一片荒芜,只有那如若是坚金般的山石,而,更让人无法承受的是,这座大岳的周围区域,还飘离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气息,那些鬼哭狼嗥让人心乱的叫声,就是从这座大岳之下传荡出来的。
 
    没人知道这里是哪,这里也没有任何生灵存在。
 
    “桀桀!...”
 
    一道阴森森的笑声在这些鬼哭狼嗥之中传荡了出来,似乎充满了得意,带着无比诱惑人心的口吻传道,“我的子民们,给我贡献更多的生命来献祭吧,我会赐予你们更大的力量,能够毁灭天地的力量...桀桀!...”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那老东西绝对料不到我是不会死的,我是永恒的,没有人可以灭杀我,桀桀!...”
 
    “轰隆隆!”
 
    这座大岳突兀的猛烈的颤动了起来,连带着周围千里的地面都是一阵震动,就如是生了大地震一般,一阵阵巨响传荡万里开外。
 
    可是,就算是这样,这座大岳也是丝纹不动,就连一片小山石也未曾掉落,生根蒂固,与大地如若一体,天地不灭,大岳不倒。
 
    “该死的封印!该死的老家伙!若是让我出去,我一定要将所有生灵灭杀干净,以报我心头之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