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一个浑身笼罩在柔和气息之内的高大身影出现在

满了阴森与暴戾的话语,从山岳之下传出,如若是魔鬼的嗥叫,周围烈风卷席,一片天昏地暗。
 
    突兀的,周围的一切恢复了安静,没有了鬼哭狼嗥,没有了地动山摇,没有了飙风卷席,连周围那些令人卓欧的墨黑云层也渗入了山体之内消失不见,死静的一片,就如是什么事也没有生过一般。
 
    “嗤啦!”
 
    这座山岳的上空,突兀的被划开一道口子,一个身着灰衣的中年男子从裂缝之内走了出来,他悬立在这座大岳之上,眸光炯炯,通明一片,似乎能够勘破一切虚无一般,不断的扫视着这座大岳的动态,似乎想要现些什么一般。
 
    “奇怪,封印是完好的,为何,我会闻到恶心的味道呢?”
 
    仔细的来回扫视了几次,中年男子都没有现有半点异常,他微微皱了皱鼻尖,眉头皱了起来。
 
    “唰!”
 
    他犹豫了少许,欺身靠近山体,伸出一只手掌来,按在山体之上,细细的感应了起来,一段时间过后,他才收回手掌,眼眸内闪过一抹迷茫,喃喃道,“难道是错觉?”
 
    他皱了皱鼻尖,依旧还是闻到了那股恶心的味道,顿时,眉头皱的更深,“难道是因为常年累月所以才有气息飘荡出来了?”
 
    中年男子仔细的在周围探查了一番,依旧是没有现半点异样。
 
    “加一道封印!”
 
    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有些不放心,心念一动,双手便是捏动了起来,一个个生涩繁琐的手印不断捏出,周围天地风起云涌,他浑身气势浩瀚无匹,如若是一尊神祇一般矗立在那里,威势凛人。
 
    “封!”
 
    他双眸喷吐丈余神芒,口中大喝出声,只手打出一个奇玄的印记,没入山体之内,莹光闪过,大岳恢复了正常。
 
    “呼!...呼!...”
 
    做完这一切,中年男子悬浮在那里,微微有些喘息,似乎这个封印费了他很大力气一般,脸庞上也闪过一抹苍白,汗水滚滚流落。
 
    看着大岳依旧没有什么动态,他才略微的放心了下来。
 
    “应该没问题了吧?”
 
    中年男子再次扫视了大岳一眼,只手破空,踏入了进去,留下一片死寂之地。
 
    许多过去了,这里,依旧没有半点动静,一切如常...
 
    “嗤啦!”
 
    空间再次被划破,中年男子浑身气势浩瀚,再次走了出来,扫视周围,依旧是没有现什么异样,他微微一怔,“难道是我感应错了?”
 
    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他微叹一声,破空而走。
 
    “桀桀!...”
 
    在他走了的几个时辰过后,阴森而又得意的笑声再次从大岳之下传荡了出来,响彻千万里,荡动空间。
 
    “嘭!”
 
    在大岳一阵剧烈的颤抖过后,随着一声巨响过后,一个由莹光凝聚而成的印记直接崩碎,化为点点星光洒落。
 
    “嗷呜!...”
 
    如果是鬼哭狼嗥一般的叫声再次从山体之内传了出来,整片天地又恢复了原样。
 
    “除了那老鬼,没有人可以封印我,桀桀!...”
 
    阴森而又暴戾的嗥叫荡漾而出,它似乎傲气无比,随着这声音,一道道如同墨汁一般的能量再次从山体的一些微小的不可见的小孔流溢了出来,形成一朵朵黑色的云层,似乎是想要将天地湮灭一般。
 
    “没有封印是永恒的,老鬼,你太自负了,高看了自己,也小看了我!...”
 
    那一道道漆黑的能量在山体之上横行,形成一道道细微的卷风,在坚硬的山体上钻磨着,时间一久,就会留下痕迹,而后越来越深。
 
    “我的出头之日就要到了!...桀桀!”
 
    阴森的声音中充满了嗜血与凶戾,带着无尽的诱惑口吻呼唤道,“我的子民们,听从我的呼唤,给我送生灵来吧,你们的神饿了...”
 
    “嗤啦!”
 
    天穹上,再次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一头头荒兽,一个个眼眸无神的人族,从裂缝内掉落了下来,落下底面,洒下鲜血。
 
    “美味啊,桀桀!...”
 
    黑气缭绕,笼罩了整片区域,里面传出凄厉的叫喊声,似乎是受到了什么非人的折磨一般,令人刺骨生寒,少许过后,黑气略淡,整片区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一丝皮毛血迹也没有留下,就如什么事也没有生过一般。
 
 
------------
 
第807章 大门
 
    第8o7章大门
 
    “嗤啦!”
 
    随着一声刺耳的破空声,空间再次被划开,一个浑身笼罩在柔和气息之内的高大身影出现在这片死地之内,他一出现,便是落下地面,匍匐在那里,瑟瑟抖。( 八?一中文网  })}.
 
    “我的神,您可满意?”
 
    带着无限敬畏尊崇的声音从柔和的气息之内传荡了出来。
 
    “哼!”
 
    一声阴冷的哼声从山体之内传了出来,整个空间都一阵动摇,威压滔天,直接就将这道身影击飞了出去,半空洒下漆黑的血迹。
 
    “为何一次比一次差?你难道不知道本神尊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刻么?!”
 
    暴怒的声音响彻整片天地,让的那道气息柔和的身影再次掀飞吐血,他惶恐的匍匐在地,身形抖颤,不断的磕头。
 
    “我的神,您的仆人已经尽力了...”
 
    颤颤巍巍的声音从柔和的白光之内传了出来。
 
    “废物,这么一点小事也办不好!”
 
    半空中飘离的漆黑能量凝聚成一个庞大的可怖头像,它张口狂吼,“动战事,只有整个世界混乱,才能给我获得更可口的食物,你这点也不明白么?!”
 
    “我的神,您的仆人现在并没有具备动混乱的实力...”
 
    柔和的身形在那不断的磕着头,漆黑的血迹点点洒落,似乎十分的凄凉与可怜,“我的神,现在外面的所有种族都歧视您的仆人,因为,您的仆人实在是太弱小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