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这封神榜的事情石矶娘娘也是略有耳闻待到她的

  也只不过堪比现如今截教,阐教的精英二代的水准。
 
    可那些心思通明的人类妖物们,只不过修炼刚过一千五百年,就可以做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光是想到这里,石矶娘娘就是一阵的默然。
 
    但她好歹也是数万年的老怪,见识过的天才不知凡几,提携过的晚辈更是众多。
 
    就顾峥这种小道行,在她的脑海中只不过转了一圈,就被她给抛到了脑后了
 
    她现如今要做的事情,是要依照这夜叉的所言,查探一番他话中的虚实,来看看到底是何人欺负到她的头上,敢杀了她贴身小童。
 
    收回了思绪的石矶娘娘,抬眼再望的时候,就见到这彩云童子协同顾峥已经将碧云送到了她的面前。
 
    而这石矶娘娘果然不愧是多年修道的能人,只不过在手中又一次的掐了一个诀之后,就朝着目露希望的彩云的方向摇了摇头。
 
    “不行,大势已去,受伤颇重,便是神仙也难救了。”
 
    “碧云现在只是被一丝契机吊着,不过片刻的工夫怕是就要去了。”
 
    “不过,我倒是可是用个法,让其回转过来,询问一下,这位突兀出现的在我骷髅山中的夜叉,他刚才所言是否属实。”
 
    “若是被我知道有任何的欺瞒……哼哼……”
 
    剩下的话,石矶娘娘没说,只是用手指做了两个拈花一般漂亮的掐诀,将一道红光打入到了碧云那奄奄一息的身体之中。
 
 866 借箭
 
    而这道红光不过没入了几息的工夫,那原本脸都青了的碧云,脸上竟是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红晕,在石矶娘娘淡然的目光之下,缓缓的转醒了过来。
 
    “娘娘……咳咳……”
 
    醒来的碧云在见到石矶娘娘的那一刻是激动无比的,但是却被娘娘接下来的问题弄的有点晕。
 
    “碧云,你的时间不多了,若想让娘娘我替你报仇雪恨,当要抓紧时间,仔细的与我分说。”
 
    “我问你,你背后的这一支箭,可是突兀之间就射中与你?”
 
    “可是莫名就从天外飞来?”
 
    而还陷入到石矶娘娘那一句,你的时间不多了,的话语中的碧云,有些懵菜的回应到。
 
    “咳咳咳,是的娘娘,这支箭是从天外莫名的飞来的……不……”
 
    “好了,第一条确认了,那我再问你,可是你身后的这个夜叉发现了,并给你提醒送回的?”
 
    被石矶娘娘这么一问,碧云下意识的就艰难的将头转向了他的后背,却是在见到了变小的顾峥之后,就露出了一种睚眦欲裂看向仇人一般的表情。
 
    “是他……没错……可……”
 
    正当碧云打算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将他为什么会中箭,这夜叉又是怎么坑了他至此给说明白的时候,看出几分端倪的顾峥,又怎么会让这个将死的碧云给得逞呢?
 
    要说,这性子同样很急的石矶娘娘还真是他的神助攻,碧云三番两次的想要将事件的始末给他的主子分说明白的时候,却偏偏遇到了只听结果怕他撑不到多久的……石矶娘娘的打断。
 
    让这碧云在憋屈的同时,只能费劲更大的力气,才能将他给揭发出来。
 
    但是顾峥是谁,他能让碧云得逞?
 
    就在碧云指着顾峥可是的时候,这位十分讨喜的夜叉,就一个箭步上前,握住了碧云那即将颤颤巍巍伸出来的手指,用深情的眼神凝望着对方,就将碧云的话给再一次的打断了。
 
    “碧云仙童,你莫要说了,再说下去,会是更加的痛。”
 
    “你我相识,虽然只有几许时辰,但确是一见如故,引为知己。”
 
    “你见我受辱被人追杀,却半分嫌弃也无,还打算好心的收留,为我引荐石矶娘娘。”
 
    “但是我,确实愧对了你我之间的这份萍水相逢的友谊,在你突然中箭的时候,没有发现并保护好你。”
 
    “我愧对骷髅山的娘娘,更是愧对我顾峥急公好义的名头啊。”
 
    “碧云,莫怕我已经将你送回到了石矶娘娘的身旁,我顾峥做不了的主,石矶娘娘本领通天,一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这话说的,让碧云气的浑身就跟着颤抖了起来,一翻白眼,胳膊一抖,就被顾峥的无耻……给激的直接去见了阎王了。
 
    对也不对,碧云乃是围绕在石矶娘娘身边被天地灵气激发出来的一朵碧色的云彩,在其石矶娘娘得道之后点化而修成的人形。
 
    他若是死了,还真如同一朵云被打散了一般的,消散于这个天地之间了。
 
    所以,待到这碧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这一方天地,顾峥的面前,就只剩下了一具僵直的驱壳,再也不见半分碧云曾经存在于这个世间的痕迹了。
 
    见到于此的彩云是直接的哭出了声音。
 
    而石矶娘娘则是一把就将碧云背后的震天箭给抓到了手中,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端详了起来。
 
    上边篆刻着的陈塘关李靖的兵器入库的符号,而这种明晃晃的证据,怕就算是伪造,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造的出来的。
 
    见到于此的石矶娘娘脸色是铁青,而此时的顾峥却是扑通一下……就在石矶娘娘的面前给跪了。
 
    “求娘娘为碧云做主,也为玉帝敕封巡海夜叉的原李艮后顾峥做主啊!”
 
    被顾峥的突然袭击给搞得一愣的石矶娘娘,却为顾峥后边的一句话给弄的又清醒过来了。
 
    什么叫做敕封的巡海夜叉?
 
    这位竟然还在天庭中挂着职衔的属官?
 
    就算现在那个天庭还是一个形式上的空壳子吧,但是架不住三方的大佬们都在力挺啊。
 
    这封神榜的事情石矶娘娘也是略有耳闻,待到她的心思转了三转,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就挂上了一副十分慈祥的长辈模样,一下子就把顾峥先前心中所生出来的几分旖旎的念头给冲的无影无踪了。
 
    楞谁对一个女神产生了不可名状的念头之后,对方却用慈祥的老奶奶脸对着你,你也硬不起来了。
 
    慈祥的老奶奶石矶,对着顾峥是这么说的:“你且将你的冤屈诉来,我石矶娘娘,却是有几分的薄面的。”
 
    而顾峥就在这般清心寡欲的状态之中,将自己改变过的剧本跟石矶娘娘描述了一番。
 
    在这里边,主角自然是他这个不畏强权,不怕二代的小夜叉顾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